高薪职位引诱 出国工作

两年前,恰逢妙龄的梧州市女孩阿艳一直为找不着适合的工作中而一天到晚愁眉不展。因家境贫困,又无一技之长,已经成年人的她不愿再给爸爸妈妈增加承担。

2003年10月的一天,一位全名是阿贤的女性寻找她,向她详细介绍了一个去国外打工“挣大钱”的门路。阿贤说,她了解一个叫阿龙的男子,能够把她详细介绍去新加坡打工赚钱,干的是服务生的活。在阿贤的引荐下,阿艳看到了阿龙,阿龙向她详细介绍,去新加坡是做酒店餐馆场地的服务生,每个月有4000多马来西亚币的收益,1马币能换取成2元人民币。

“呀,这折算成RMB便是近一万元啊,真能挣这么多钱啊,出国留学办理手续难办吧?”见到阿艳很感兴趣,阿龙成竹在胸地说,办护照和出国签证由她们一手大操大办,服务费、买飞机票的钱必须一万马币,来到新加坡工作中后,从阿艳挣到的钱中扣减。

不花钱就能出国打工、又能挣大钱,有那么好的赚钱的好项目,哪能忽略啊,阿艳心头喜爱,立即答应下来。几日后,阿艳从2个中老年男子阿猫、阿强手上获得了出国留学有效证件。

11月28日,阿龙把阿艳送至广州市,在白云机场,阿艳再度看到了阿猫和阿强,此外还看到了一个叫“阿佳”的我国女人,说成不久从新加坡回家的。她对阿艳说,下了飞机后,会许多人来接,并给了她5马币和一个新加坡的联系电话。

当天中午3时,阿艳到了飞机。第一次坐飞机出国留学,阿艳俯览地面,心中有说不出来的开心,对将要踏入的远在他乡充满了期待。

梦醒时分 掉入魔洞

当日中午6时,飞机缓缓在首都吉隆坡着陆,一个中国男子来机场接机,来人先把阿艳的出国护照和飞机票要走,就带她出飞机场到了车。约40分钟后,车停在了一个叫沙登的地名大全的一家酒店门口。

机场接机的男子把她送到三楼一个屋子。这哪是酒店?更好像出示桑拿浴及特殊服务的场地。屋子里蹲着一些衣着十分曝露的女模,外边围住透明色的沙布能够把里边的内衣内裤看得一清二楚,所有人的腰部还挂着品牌,上边有数字编号和英文。这时候,一个男人点了一个号,就把一个女的带去了。男子直截了当告知她:你的工作中便是务必像这些人一样,为顾客出示推拿和特殊服务!

阿艳既担心又气恼:“这不是做‘鸡’吗?原先说成做餐馆服务生,我不会干这一!”

“啪——”阿艳刚讲完,这一男子就打过她一巴掌,把她关入了一个屋子。哪个男子阴险毒辣地对他们讲:“人们接你过来花了4万马币,你不肯做也得做,等赚可以了4万马币,才可以放你出去。”

热搜词